白醋醬。♡

無fuck說。

念【五虎退】花吐症注意,退酱崩坏注意


#啊第一次崩坏
#不想停止当咸鱼
#会努力自产人设【什么时候画我也不知道】
#短刀我最爱退退了

   


五虎退抱着五只小老虎走出粟田口部屋。
今天天气真好呢。
他眯起眼睛呼吸了一下清晨的空气,摸着怀里还在挣扎的小老虎,打算去看看内番出阵远征表格,突然听见远处开心的笑声。
唔……
兄弟们吗?……





翻了翻手帐发现今天自己下午要和山姥切他们出阵,应该可以准备一下。回房换好出阵服,大步的想要走去田里陪其他短刀们玩,却发现——
主上也在。
啊……
是主上呢……
小声嘀咕一句,还是不要好了。


把小老虎放在门廊上,自己也坐下来。雪白修长的双腿轻轻的摆荡着,漂亮的手指细心的把晒太阳的小老虎分开摆好,眼睛却在看着远处和兄弟们嬉戏的主上。
主上……
真的是很美啊。
随手捞起小虎抱着,可是却不断的看着和大家玩的她。
明明170+的身高,内心却像小孩子。秀气的脸颊挂满汗珠,正努力躲避鲶尾丢来的马粪。
细长的脖颈白的透明,在清晨的阳光里几近虚幻。此时她的长腿正在大步的迈进,把并不是很想玩却一脸宠溺的一期当成挡箭牌。
啊。
主上真好。
想到这,小小的笑容爬上脸颊。

  
 
 
吃过午餐,烛台切把退的碗盘拿去洗,顺便提醒他:“等下要出门哦,记得把主公给你的御守拿好。”“谢……谢谢烛台切先生。”



离开大广间,他攥紧了御守,今天也一定要抢誉。

心里甚至爬上了一点私心——如果抢了誉,主上一定会摸头杀的。
有点期待的进入时空穿越阵,心怦怦直跳。
 


山姥切侦查了之后,低下头对五虎退说:“叫他们成鹤翼阵。”便径直走开。
退拔出了自己的短刀,突然听见一旁的厚说:“小退小退,我拿到了主上给我的御守哦~如果我抢了誉,她说就会叫岩融给我举高高~”
“唔……那就……努力战斗吧……”


心里有点异样的说不出的感觉。
平常只有自己才拿的到御守,现在厚来了,就变得不一样了。
慢慢有点失落。


“咻——”
铺天盖地的弓箭压了过来,退不小心掉了一个银刀装。
啊……真是讨厌……
看着地上的碎片,自己要更努力才行。




他跳起来,一刀斩了对面的太刀,轻盈的落地。看着旁边正戏弄一样左右闪避大太的厚,心里更不是滋味。
厚比我还强。
平常打死都不碰的大太,如今则被厚一刀刀的刺,早遍体鳞伤,厚却只有擦伤而已。
其他的刀去捅敌窝了,自己确实不勇敢呢。
心无旁骛的斩杀疯子一样缠过来的敌短,
突然听见旁边大太刀的嘶吼。
大片的黑雾散开,厚笑着跑到了退前面,帮他一起消灭敌人。
退渐渐的失落下去。



厚开心的抓着誉的小金牌跑进本丸,后面跟着垂着头的退。
“啊啊啊啊啊!大将我从退那里抢了誉哦~厉害吧~”
看着主人摸着厚的头,眼眶里的泪水开始打转。
叫上小老虎们,默默走回房间换衣服。
第一次,有想要用摔的把门打开。
在手摸到门的那一瞬,
“原来……自己在吃醋啊……”
凉凉的液体还是从脸上掉了下来。




半夜。
突然觉得胸口有点闷,说不出的难受。直起身子,想要去洗手间平复下。
大概出阵太累了吧。
庆幸自己因为照顾小老虎而可以单独睡隔间,所以不舒服什么都不会被兄弟们发现。
走了两步,突然弯下腰。
“唔……咳咳……咳……咳……唔……哈……哈……”
感觉什么柔软的东西落在手心里,抬手一看——
是一把苍白的玉兰花瓣。
慌忙的抬头看向穿衣镜,对上了自己挂满血珠的嘴角和同样病态的脸。




第二天早上。
“退酱~要做内番喽~”外面传来乱的声。
“不……不……额……我不舒服……”



啊……
不要被乱发现啊……


外面的少年沉思了一下,,觉得不要烦他比较好。
“那我就去帮你叫药研哥~
“不……不用,我自己休息比较好。”
“好~那你慢慢休息~吃早饭时我叫你~”




是花吐症。
退的脑子里一直胡思乱想,不断飘落的花瓣打扰了他的心思。
诶……要告白吗……




不。
不想。
也不行。
主明明最喜欢厚了哦对还有一期哥药研哥乱平野前田……
大脑胡思乱想。


啊……
永远不要出来比较好。
走到房门口,锁住了门。
干脆,就让自己在花瓣里腐烂吧。



五天了。
本丸的大家一直没看到五虎退的身影。
直到一期一振闻到五虎退房间门口越加妖艳浓重的花香,才发觉事情不对。



慌张的破门,才发现坐在角落的五虎退,身体早已开始被黑暗的气息缠绕,角落里的小老虎们已经死亡了。


“退……你怎么了……跟一期哥说……”
“没关系啊……反正……本丸里没了我也不会怎样……”


逐渐激动的情绪,让黑气缠绕上墙壁,五虎退的笑容越发妖冶。
啊……
我是那么爱你啊……主上❤







——【后记】
审神者日报
1125号本丸被怨念黑化,审神者死亡,其余刀剑回收,只有五虎退因不明原因留在本丸。



当然,只是后话。

评论(2)

热度(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