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醋酱☆又是不想肝的一天

酱酱摸鱼秀。

看到了……
可是不賣……

【歡樂向】醉酒的退退

#真的是佔tag
#嬸有出場
#看了 @三日月家的小熊医生(B阶) 的某則貼文了關於退醬的二設(抱歉啦
#嚴重OOC預警♡
#不是自家本丸




包丁回家啦!!!
雖然很晚了可是大家還是搞了歡迎會,本丸雖沒有一期尼可是包丁還是很興奮——
嘛嘛,有一個人妻主人就好。
大家征求了主人的意見就開啟了一場災難。


短刀們喝著果汁和甜酒,幾把酒鬼窩在門口對缸吹(?
其他的刀刀則有一搭沒一搭的聊天喝酒。
然而在這融洽的氣氛中,不知是誰把一杯清酒和酒壺放在短刀桌上。
而那杯酒,握在五虎退的手裡。

“退,把酒放下。”
等到藥研發現時退已經吞了大半壺的酒進去。
他喝太多了。
“不嘛藥研尼桑……很好喝的……比果汁好喝多了……”
“放下,我都只是喝甜酒,才不像你喝那麼多清酒。”
發現自己的勸說不管用的藥研只能使出“哥哥以身作則”的方法勸退醬。
“不嘛……”
“聽話。”發現旁邊的刀已經開始開始擺出圍觀群眾的姿態,藥研已經開始想動手搶。“你喝醉了,你還是個小孩——”


話音未落,藥研被五虎退甩了出去。
“砰!!”
“喂五虎退!冷靜啊!”
“小孩?”五虎退搖晃著站了起來,怒氣衝衝的瞪著門口的藥研。“我都幾百歲了還是孩子?”
一旁的兄弟們都好想攔住他,可是看到藥研的下場都不敢動。
摔在門口的藥研:“額呃呃呃……”

鯰尾骨喰看到事態不妙便說:“額誰能幫我們攔住他……我們明天幫他當番!!再順便丟進手入室!”
想到明天悲催的馬當番,和泉守耍起孩子性子的站起來面對像木偶一樣的退。
“喂喂,你冷靜啊!不然就把你綁起來送手入室!”
說罷便走向五虎退。
結果下場一樣被甩出去,而且腦袋被插進窗戶裡。



燭台切和小狐丸想直接利用高打擊和體重壓制他,卻沒想到兩人都低估了五虎退的機動。
是的,兩個人撲過去之後被他閃過,最後把地板壓塌了。
高戰力的五虎退此刻是全本丸的爸爸。

半小時後——

三日月宗近和岩融被五虎退丟出大廣間,沖田組被圍巾綁在一起。大太兩兄弟被丟進了之前燭狐二人砸的大坑。
其他的刀刀被五虎退嚇到躲在角落瑟瑟發抖。
“別管我。”五虎退的眼睛泛著金光,走向拉門一個迴旋踢把當年被太郎用盡全身力氣裝好的拉門踢爛了。
“走了,五個廢物毛球!”
聽到呵斥,五隻老虎顫顫巍巍的走向主人。
五虎退跑出去以後,
秋田終於忍不住了。
“嗚嗚……好可怕……唔……”


事後。
大廣間裡。
審神者:真是抱歉讓大家在午休時間集合,五虎退有話說。
五虎退:啊啊……真是抱歉……我昨天晚上不是故意的……
我會幫大家當番補償的……嗚嗚……請大家不要討厭我……
【土下座】
三日月:哈哈哈,好可愛的孩子,當番就不用啦。
太郎:知錯就改,善莫大焉。
次郎:沒想到呢!!!主上,以後出陣就讓五虎退喝點酒吧!
審:蛤!!!


後記
審:歪?是萬屋老闆嗎?五十箱清酒越烈越好!謝謝!

肝完包丁又在咸鱼的我。。。

嗯嗯,就是这样肝到的。
大佬们都用尽全力的肝不用一天就肝到了。
而我用了一天半www
枪爹捅萤和太郎不手软!!!把加速札用光了!!!

耶!!!5665一发入魂莺老板!给我肝包丁时十分挫败的慰藉~

【偏全员】刀剑男士们与18x薯片

#咸鱼的回归
#真的有这种薯片啊     
#all婶
#ooc,不喜勿入
#ready?go!(⌯˃̶᷄ ⁻̫ ˂̶᷄⌯)

某天某本丸的晚上,审神者的快递终于到了。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快递是快递!!!”少女大声尖叫着从房间冲出来一把把小盒子从快递员手里抢过来。
      橘衣小哥满脸黑线,最后还是咪酱去签收的。
      少女兴致勃勃地抓着盒子拿着剪刀跑进大广间,在那里或是休息或是玩闹的刀剑们见她进来全部起集中精神来(因为从没看见她这么精神过)。
     “各位!!!我的快递到了!!给大家新的惊喜啊啊啊!!”
     她飞快的坐下拆开包装,大多数的刀都围了过来。
     鹤丸抢到了她身边的座位,“主上又买了什么东西啊~该不会是给老头子们的吧~”“不是啊,是最近很火的东西唷。”后方的短刀向往前挤,可是却挤不进来。“主上~是糖果吗?”“大将,要告诉我们啊~”
      她的动作顿住。“一期,先带短刀回去睡。”“是。”
      “啊啊啊……主上小气鬼……”“真是的都不带我们……”“唔……”
      随着粟田口一家人回房,左文字、来派两家人意识到可能短刀不宜,便全部回去了。
      三日月掩面一笑,“哦呀,主上买什么好东西了不给短刀看?莫非是————哔”
     这死老头……
    “当当~是这个呦~”
     “18禁薯片……这是啥……”鹤丸抢先念了出来。“啊啊、不太风雅的名称呢。”“驱除污秽!”
“天哪主公的口味越来越重了下次我再叫长谷部君去看看她有没有藏黄本……”
    “不是啦!”审神者解释道,“是因为会辣所以才十八禁啊?”“会辣么?可是短刀也可以吃芥末啊……”一期刚从大房间回来,身边还跟着强制性回来的药研。
     不太知道……
     “阿拉,其实没差,快点打开吃吧~”急不可待的和泉守抢过红色的大纸盒直接撕开。
      “喂……也太急了吧……”
      倒进摇摇粉,用夹子夹好摇匀,一切就绪。
      “是咖喱饭的味道呢~好香啊”咪酱伸出一只手抓了一片。
     “先不要吃啊咪!!一起拿一片!”审神者抗议道。“这一整包很贵呢,一定要一起尝尝才行。”
     大家一人抓了一片。“一,二,三。”
     每个人都把薯片放进了嘴里。
     接下来,一片混乱。
     莺丸和三日月用尽全力的跑回茶桌灌茶,眼泪止不住的流。鹤丸大叫着真是吓到我了猛灌着水,用塞的吞下一堆蕨饼。一期顾着小王子的形象,小口哈着气喝着一杯水,可他已经在跳脚了,第一次看见他连自己失了态都不知道。土方冲田组四人高声尖叫着寻找可以喝的所有东西,手忙脚乱的推翻了一大堆东西。小狐丸,石切丸,药研和咪酱早就跑到厨房拿牛奶来喝。
      审神者已经绝望的喝着第三罐橘子汽水,瘫在地板上。
    after  10mins
    【除左文字来派及粟田口短刀】全员重伤。
     屋子里安静的可怕,时不时传来几把刀抽鼻子的声音。
    “好辣啊55555”
      
     ——红色18禁包装是很吸引人啦,但是谁都没看见包装上写的【痛辛】
     ——审神者:【和善】谁说这火的起来?谁?

——————
真的,很痛。
结业式我们全班合资买了一盒,结果都是留着眼泪回家的。
咖喱口味可是辣到不行,我的天哪。
我可能再也不会吃到比这辣的东西。
我原本很能吃辣,一般人吃到会开始哈气的辣度我都没问题,顶多流鼻涕,辣火鸡面我也受得了。
啊啊啊啊啊啊可是这真的不行!还死贵!
并且还有同系列的咖喱饭【调理包】,巧克力,拉面。
试吃视频请去网上找,我不敢吃。QQ

最近去撈了一把藥研的沼水,就有了這個產物。
啊啊啊好想看自帶粉唇的藥研的無辜臉啊啊啊啊啊啊

搓了一条鱼٩(❛ั︶❛ั*)

真是抱歉了啊,沒能長成你想要的樣子。